今天是:
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态环保 > 内容

为了蓝天下的幸福 ——河北省推进大气污染防治见闻

浏览:次 / 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 / 发布日期:2020-12-22
“十三五”时期,以蓝天、碧水、净土三场保卫战为标志的污染防治攻坚战,成为亿万百姓关注的焦点,尤其是一些蒙受重污染之苦的地方群众更是充满期待。

  党的十八大以来,河北省为推动环境空气质量改善、为群众留住更多蓝天攻坚克难、全力以赴。

  今年前11个月,河北有6个月达到国家空气质量二级标准;2019年,河北全省平均优良天数226天,较2013年增加77天,全省空气质量为6年来最好。

  近日,新华社记者走访河北多地,探访当地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成效。

  破题攻坚

  从雾霾中艰难突围

  在全国重点城市空气质量排名后十名城市中,河北最多时曾占据7个。

  在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“2+26”城市中,河北有8个城市在内。

  偏煤的能源结构、偏重的产业结构、偏公路的交通运输结构,严重的大气污染给河北贴上了一张“黑色名片”。

  抓住调结构的“牛鼻子”,河北从雾霾围城中艰难突围。

  保定,曾头顶重污染城市“黑帽子”。

  “今年保定完成最后83.02万户‘双代’改造,至此平原地区农村取暖基本实现散煤清零。”保定市发改委副主任尹绪龙说。

  “过去一天擦好几次桌子。”高碑店市栗各庄村村民单增平说。4年前,她家通过“气代煤”改造,小煤炉换成了燃气壁挂炉。

  “燃烧1吨散煤排放的大气污染物是电煤15倍以上。”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严刚说,散煤治理的意义不言而喻。

  2016年以来,河北省大力推进煤改气、煤改电“双代”工程,目前基本实现平原地区散煤清零;对山区和坝上地区实行洁净煤兜底全覆盖。

  迁安,工业重镇。

  记者近日走访首钢股份公司迁安钢铁公司,球团生产线监测屏一组实时数据显示,颗粒物、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实时数据为2.9、3.3、32.64毫克/立方米,远低于河北省10、35、50毫克/立方米的超低排放标准。

  产业能源结构偏重是河北大气污染“病灶”所在。尤其钢铁、水泥、电力等行业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和烟粉尘排放是大气污染重要源头。

  2018年起,河北在全国率先推进钢铁、焦化等行业超低排放改造。统计显示,目前河北已完成重点行业386家企业1058个项目,基本实现重点行业有组织超低排放改造全覆盖。

  井陉,晋煤东运通道。

  据统计,307国道井陉段,每天有约2万辆重型柴油车经过。

  “每天抽检100多辆车,现在几乎不见国三车了。”机动车尾气检查站工作人员郭建强说。

  一辆国三重型柴油车排放的氮氧化物,相当于约100辆国四小轿车的排放量。河北省物料大进大出,且以公路运输为主,机动车尾气排放对大气污染贡献率仅次于工业和燃煤源。

  近年来,河北省下大力气调整运输结构。2019年,全省铁路货运量完成2.7亿吨,比2017年增长58.8%。截至2020年10月底,公路货运量占比从2017年的90.7%下降到85.7%;2020年以来,累计淘汰和清理国三及以下中重型柴油货车15.9万余辆;截至2020年10月底,全省累计推广应用各类新能源汽车32.2万余辆。

  产业转型

  让绿色成为永恒的底色

  如今的河北,绿色发展正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底色,衬托出高质量发展成色。

  从被动选择到主动出击,河北经济社会发展理念发生了根本性转变;生态环境治理从“绊脚石”到“助推器”,河北在创新中求进步,在改革中求发展。

  去产能推动产业结构不断优化——

  机械臂作业、一体化管控、现代化的办公楼,走进“退城搬迁”至唐山沿海乐亭县的河钢集团唐钢新区,宛如置身高科技企业。

  经历“十三五”时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唐钢公司累计压减炼铁产能287万吨、炼钢产能307万吨。目前唐钢新区定位高端汽车板、家电板、建筑工程、海洋高强用钢等,不断向产业链中高端攀升。

  “十三五”以来,河北将国家要求的去产能范围由钢铁、煤炭2个行业调增为钢铁、煤炭、焦化、水泥、平板玻璃、火电等6个行业。打出集中攻坚行动、构建市场化产能交易平台、国有企业带头压减等去产能“组合拳”。

  坚决去产能,河北省三次产业结构比重发生历史性转变,“铁老大”交出在全省工业占比的“头把交椅”。2019年,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比2015年提高3.5个百分点,服务业增加值比重首次突破50%。

  “散乱污”治理推动县域经济做强做大——

  从石家庄市向东北方向驱车1小时到达无极县,这里是黄河以北重要的装饰材料加工之乡。

  3000多家生产规模小、环保水平低的粗加工企业曾散落在9个乡镇、100多个行政村,年产800多万套木门。加工、喷漆、运输导致的空气污染饱受诟病。

  2017年以来,河北省“散乱污”治理深入推进,为县域产业整合升级、集中治污、集群发展打下坚实基础。

  2018年,当地企业家赵彦斌投资30亿元,在无极县建立起占地千亩的产业园,让进驻企业可共享先进生产线与环保设备。

  “企业联合采购,既能降低成本,也有利于接大单。”赵彦斌说。

  随着皮革和装饰材料两个产业被列入“河北省高质量发展重点支持的107个特色产业集群”,赵彦斌也琢磨着发挥产业特色和资源优势,在木门产业基础上,引入沙发生产线。

  以“散乱污”治理为着力点的一系列措施使河北特色产业集群快速兴起。安平的丝网、临西的轴承、辛集的皮草、桃城的工程橡胶、永年的标准件、宁晋的工程电缆等品牌逐渐在全国打响。

  在河北,铁腕治污往往需要“关”出一片新天地——

  位于冀晋交界的井陉县,是一个千年古县。高峰时期,全县有近400家露天矿山,矿山开采“千疮百孔”,而运煤、洗煤造成的环境污染更是让外地人不愿来,让本地人“不敢晒衣被”。

  面对亮起的生态“红灯”,2018年,井陉县将整治后仅存的55家露天矿山全部关闭。

  2018年,县政府通过公共资源交易平台以公开挂牌出让方式确定3家整合主体企业,获得专项整治资金13.53亿元,根本解决了矿山环境修复治理资金问题。

  如今的矿山企业,宽阔的水泥路直达矿区;爆破作业降尘、喷雾;清洁运输密闭、洒水抑尘;机械化代人安全施工。

  依托千年古县的文化资源,逐步修复生态疮疤的井陉县正在谋划“文旅康养”的美丽图景。

  任重道远

  共建共享同一片蓝天

  美丽中国,同一片蓝天。

  “十三五”时期,京津冀三地空气质量也实现大幅度明显改善,细颗粒物(PM2.5)年均浓度2019年与2015年相比下降33%,区域共享空气质量改善成果。

  今年河北加强京津冀生态环境联防联控联治,支持服务廊坊“北三县”、北京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污染治理与生态保护,稳步推进京津冀生态环境保护统一标准、统一监测、统一执法。

  “河北底子差、污染重,与别处相比需要付出更多的艰辛和努力。自我加压、主动作为成为近年来大气治理的常态。”河北省生态环境厅有关负责人说。

  啃的都是硬骨头,打的都是攻坚战,而随着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推进,河北蹚出一条“点穴式治污”的精准治理新路径。

  走进唐山市环境保护指挥中心,一张涵盖全域内主要污染源的“天罗地网”展现在眼前。

  “哪里大气数据异常、哪家企业排放超标、哪里焚烧秸秆等一目了然,并可第一时间传达到责任单位。”唐山市大气治理专家组成员吴光辉说。

  目前,河北在全国率先实现乡(镇、街道)环保所全覆盖,重点企业全部建成在线监控系统,实现全省域横向到边、纵向到底的环境空气质量监测网络全覆盖。

  依托强大的科技支撑,不仅有助于河北精准治污,还将有效推动区域联防联控,从治一隅向治全局扩展。

  河北保卫蓝天的历程正是我国绿色发展按下“快进键”、生态文明建设进入“快车道”的真实写照,也印证了我国推进生态环境保护决心之大、力度之大、成效之大前所未有。

  “2013年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以来,经对比测算,中国在空气质量改善上的变化速度是世界少有的!”严刚说。

  总体上看,我国生态环境质量持续好转,出现了稳中向好的趋势,但成效并不稳固,稍有松懈就有可能出现反复。

  “京津冀大气环境持续改善的同时,臭氧污染问题日益显现。”严刚指出。

  迎来“十四五”,十九届五中全会公布的规划《建议》提出将加强细颗粒物和臭氧协同控制,基本消除重污染天气。

  为了2035年生态环境根本好转、美丽中国建设目标基本实现,河北还须以更强的定力、更足的动力加快推进改革。

  展望未来,我国坚定不移加强应对气候变化与环境治理、生态保护修复协同增效,积极参与全球气候治理。

  河北的蓝天白云,为美丽中国建设开好局、起好步提气;河北的定力与动力,也将为我国兑现国际承诺增添底气。

  (新华社石家庄12月21日电  记者谢希瑶、巩志宏、戴小河、齐雷杰)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12月22日 02 版)

上一篇:云南丽江华坪县走绿色发展生态富民路—— 矿山结出金芒果(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) 本报记者 叶传增
下一篇:超9万亿立方米 “亚洲水塔”水量初步摸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