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当前位置:首页 > 名人诗书 > 内容

古弼的劝谏妙着

浏览:次 / 来源:人民法院报 / 发布日期:2021-02-11
大臣有急事报告,皇帝专心下棋,视而不见,该怎么办?北魏大臣古弼的对策让人忍俊不禁,回味无穷。

古弼(?—452年),鲜卑族,本姓吐奚氏,代郡(今山西代县)人。北魏初期大臣,军功卓著,忠诚担当。太宗赐名“笔”,表彰其正直有用,后改名“弼”,表彰其辅佐功勋。

世祖时,有人上书:上谷皇家林苑泛滥,百姓无田可种,应缩减一半,将田地赐给穷困百姓。古弼进宫上奏,恰逢世祖与给事中刘树下棋。古弼在旁等了好久,世祖也没问他有啥事。古弼突然起身,当着世祖的面,揪住刘树的头,将他拉下床,用手打他耳光,用拳捶他脊梁。说国家不能治理,都是你的罪过。世祖大惊失色,放下棋子说,不听你奏事是我的过错,刘树有什么罪,放开他。古弼将奏状呈送世祖,世祖感慨古弼正直,全部批准了奏章,将土地给付百姓。古弼说自己在世祖面前打骂大臣,也有罪过,就摘帽、光脚,向世祖请罪。世祖说,你戴帽、穿鞋吧。我听说为修筑祭祀神坛,人们精疲力竭,完工后,皇帝恭恭敬敬地祭拜,神灵仍然赐福。你没有罪。今后,只要是利国利民的事情,即便方法欠妥,你也要大胆去做,不要有什么顾忌。

世祖大阅兵,将校们在河西打猎。古弼在家留守,世祖命令他派给肥壮的马匹,古弼却让手下派出瘦马。世祖怒发冲冠:尖头奴,竟对我的命令打折扣。我回宫先处死他。古弼头尖,世祖常叫他笔头,人们都称他笔公。古弼的下属惊惶失措,害怕皇帝杀死自己。古弼告诉他们说,我认为,侍候皇帝导致其打猎不高兴,罪过很小。如防备不周,致敌军入侵,罪过就大了。现在北方的敌人很强劲,南方的敌人未剿灭,他们窥视我国,蠢蠢欲动,我非常担忧。所以留下肥壮马匹装备军队,以防万一。只要利于国家,我个人的生死无所谓。明君能以理说服,这是我个人的罪过,不是你们的过错。世祖听后感叹,有这样的大臣,真是国家的财富。

世祖到山北打猎,收获麋鹿数千头,命令古弼派500辆牛车运输。下令后,世祖很快找到随从说,笔公肯定不给我牛车,你们还是用自己的马快速运输回去。行走百里时,接到古弼的回复:今年收成不好,不宜征用百姓的牛车。世祖对左右说:笔公果然和我想的一样,可谓国之栋梁。

令人遗憾的是,文成帝时期,古弼一如既往,对皇帝犯颜直谏,但小皇帝并无祖宗的肚量,古弼被罢官处死。封建社会的历史局限性,决定了忠诚正直的古弼的悲惨命运。

面对专注下棋,不理政务的皇帝,古弼并未听之任之,知难而退。而是独出心裁,另辟蹊径,对刘树拳打脚踢,严辞声讨。很显然,这是“指桑骂槐”。世祖对此心知肚明,遂自我批评。因此,全部批准了古弼的奏章。古弼的锦囊妙计取得了良好效果。他并未因此得意忘形,而是负荆请罪,自我检讨冒犯龙颜的罪过,世祖因此没追究他的罪责,还鼓励他利国利民事宜可无所顾忌大胆进谏。古弼智勇双全,有理有节。世祖打猎时古弼只派了瘦小马匹。世祖扬言杀死古弼,古弼的手下胆颤心惊,古弼却毫不畏惧,据理力争。

“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”,不按皇帝的命令办事,的确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。但古弼屡次三番的顶撞、冒犯,使得世祖也知道了古弼的作风与个性。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,古弼之后的直谏便不再艰难。

时隔近两千年,古弼的担当与智慧仍跃然纸上,这启迪着我们,应忠诚担当,开动脑筋,运用智慧,为国为民。

(刘文基 作者单位:甘肃省民勤县人民法院)

上一篇:“万物同体”:王阳明思想的晚年发展
下一篇:邹韬奋:走向进步,走向革命